• <b id="7jgjo"><tr id="7jgjo"></tr></b>
      <video id="7jgjo"></video>
    <thead id="7jgjo"><pre id="7jgjo"><delect id="7jgjo"></delect></pre></thead><rp id="7jgjo"><mark id="7jgjo"><div id="7jgjo"></div></mark></rp>
    <video id="7jgjo"><big id="7jgjo"></big></video>

    <b id="7jgjo"><small id="7jgjo"></small></b>
  • <u id="7jgjo"></u>
  • 二維碼

    掃一掃加入微信公眾號

    Top
    網站首頁 新聞 國內 國際 河南 焦作
    時政要聞 縣區 直播 網視 網談 網評
    今日頭條 汽車 旅游 經濟 美食
    熱點專題 房產 娛樂 體育 健康
     焦作日報 新媒體矩陣 
     焦作晚報 “焦作+”客戶端
     訂報服務 焦作市網絡辟謠平臺 
     網上投稿 焦作市互聯網舉報中心
      您現在的位置: 焦作網 > 經典山陽 > 人文山陽 > 人文山陽 > 正文

    經典山陽

    紅色伴侶英雄歌
    □吉懷儒
    更新時間:2023-11-24 11:10:36    來源:焦作日報


      圖① 田時風。(圖片由吉懷儒提供)

      圖② 作者2021年9月11日在西萬村采訪田時風的兒子田鐸(右)。(記者 吉亞南 攝)

      焦作,是革命老區。在焦作的革命史上,為了新中國的建立,有6000多位懷川兒女壯烈犧牲,他們當中有父子英烈趙同孝、趙連魁,有母子英烈李河運、馮精華,有母女英烈翟學棠、趙桂英,有兄弟英烈孫永宇、孫永宙,還有夫妻英烈即中華英烈、沁陽縣抗日民主政府首任縣長田時風和妻子衛特金。你所不知道的是,衛特金的名字還是八路軍總司令部政治處主任、晉東南婦女救國會名譽主任康克清起的。

      10月的九峰山麓,松濤陣陣,紅葉飄飄。位于沁陽市西萬鎮西萬村九峰山的烈士陵園莊嚴肅穆,高大的革命烈士紀念碑矗立在青松翠柏之間,紀念碑上“革命烈士永垂不朽”的鮮紅大字在陽光下熠熠生輝,格外醒目。田時風夫婦、臥底英雄董學義、英勇不屈的區委副書記董希禎等西萬村的75位烈士長眠于此。

      西萬村是個萬余人口的大村,在革命戰爭年代,該村群眾積極參加抗日戰爭與解放戰爭,全村人民踴躍支前,為新中國的建立作出了極大貢獻,田時風、衛特金就是從這里走出來的優秀兒女、紅色伴侶。

      一

      田時風,1913年9月生,乳名舟,又名田時豐,字安之,筆名矢鋒,革命烈士、沁陽縣抗日民主政府首任縣長。

      田時風少年天資聰穎,學習成績優良。1927年,北伐革命波及沁陽,他在學校進步教師的影響下,開始接受新文化教育,并與進步師生一起參加了宣傳舉辦新學堂、破除封建迷信等活動。同年,他和田新亞、李宏賁等人成立“北斗社”,創辦《北斗季刊》,啟迪民智,為北伐革命鼓與呼。

      1928年,田時風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河南省立開封第一中學。在此,他結識了許多進步人士,并閱讀了《中國青年》《向導》等。1931年,在北平中國大學附屬高中就讀時,日軍侵占東北三省,他和愛國師生一道走上街頭,宣傳抗日救國,抵制、焚燒日貨。同年,他輟學返回沁陽,與李宏賁、肖梅溪、田新亞等進步人士共同創辦《朔風》雜志,宣傳救國救民道理,《一個弱女子的呼聲》是他當時的代表作。

      1932年秋,田時風返回北平續讀,加入“青年反帝大同盟”,并在《北斗》雜志社做編寫和校對工作。9月,考入北平中國大學政治經濟系,參與全校師生驅逐鄒大鵬(總務長)活動。1935年12月9日,他同北平各校6000多名師生一起,冒著零下20攝氏度的嚴寒走上街頭,舉行聲勢浩大的抗日救國示威游行。國民黨當局出動大批軍警,使用大刀、皮鞭、水龍頭襲擊游行隊伍。田時風與同學毫不畏懼,手挽手、肩并肩,一直堅持到最后。1936年,仍有學生不時被追捕和殺害,他和同學不顧軍警阻撓,抬著死難同學的棺木舉行抗議游行,并參加南下請愿團活動,后在黨的外圍組織“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工作。

      1937年,“七七事變”后,田時風受北平地下黨指派,回鄉組織抗日武裝。同年參加中國共產黨,12月在沁陽萬善村祖師廟組織成立“沁陽中華民族先鋒隊”。1938年2月,日軍侵占焦作、沁陽等地。在沁陽中心縣委、沁陽縣委轉移山西的情況下,田時風秘密打入國民黨七區(駐西萬村)開展工作,1939年2月任西萬區區長。5月,偽河南保安師師長劉彥峰部進駐西萬、景明一帶,田時風對其參謀楊作森進行統戰工作,使楊作森脫離了劉彥峰。之后,他又抓住劉彥峰與日本憲兵隊貌合神離的機會,借日本人之力,將其趕出西萬地區。

      1939年夏末秋初,為牽制日軍兵力,阻止日軍向山西掃蕩,田時風幾次冒著生命危險,同駐在沁陽境內常平一帶的國民黨40軍黃旅長會談,達成共同抗日的協議。他率領民先隊員組成的地方抗日武裝,配合40軍官兵先后在窯頭、常平等地頑強阻擊日軍,使日寇遲遲不能進山,為太行山區軍民的反掃蕩贏得了時間。9月,田時風在沁陽首屆黨代會上被選為沁陽中心縣委領導成員,兼西萬區委書記。12月,田時風因形勢變化、身份暴露,沁陽中心縣委決定,由田時風、衛景濂(后任武漢軍區空軍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率西萬地下武裝50多人到山西晉城,編為八路軍晉豫邊游擊支隊新5營,肖梅溪任營長,田時風任教導員。

      1940年春,田時風任八路軍太岳軍區二分區敵工科副科長,后兼晉沁敵工站站長。1942年8月,沁陽縣抗日民主政府成立,田時風任縣長。10月,西萬村武裝常世元部被日軍打垮后,其余部受日偽人員要挾軍心動搖,田時風抓住時機,積極做工作,勸其部下董學義率部下200多人投誠,遂改編為沁陽抗日縣大隊(后改稱沁河抗日支隊)。

      1943年,河南沁陽與山西晉城一帶災荒嚴重,群眾生活困難,田時風一面組織領導災區群眾進行生產自救,向大戶借糧,推行減租減息,為群眾排憂解難;一面積極組織抗日武裝,配合八路軍對日軍進行反掃蕩。同年8月,田時風奉命到太岳區黨校學習。12月,日軍向太岳抗日根據地發動“鐵磙式掃蕩”,田時風在奉命回縣組織反掃蕩途中,于山西陽城南山遭敵襲擊,不幸犧牲,時年30歲。

      二

      田時風的妻子衛特金,原名衛小枝,1909年出生。衛特金與田時風成婚后,受丈夫及其家庭革命思想的影響,她早早就參加了中共地下黨的革命活動,并于1937年參加“民先”組織。由于田時風經常在家里組織進行黨的活動,衛小枝負責人員通知和情報傳遞,并站崗放哨、掩護同志,為同志們燒水、做飯等。

      1938年初,衛小枝被中共黨組織派往山西抗日根據地的晉城縣柳樹口區(今屬山西澤州縣)婦救會工作。一次,八路軍總司令部政治處主任、晉東南婦女救國會名譽主任康克清到晉城縣檢查工作,聽取該縣婦救會主任陳君的工作匯報后,得知由于衛小枝的積極工作,使該縣柳樹口區婦救會的工作很快打開局面并取得可喜成績的情況后,康克清很高興,當時提出要面見衛小枝。言談中,當康克清了解到衛小枝沒有正式名字時,說道:“俄國有個女英雄叫蔡特金,你是咱晉東南的女英雄,就叫衛特金吧!睆拇,衛特金就成了衛小枝的正式名字,也在晉東南地區叫響。

      1939年冬,閻錫山為迎合國民黨第一次反共高潮,制造“十二月事變”,大肆逮捕、殺害共產黨人和抗日群眾。當時,晉城婦救會正在東關蘇源頭開會,會場被國民黨軍隊突然包圍。為掩護婦救會的領導與同志順利脫險,衛特金被敵人抓捕關押,深夜逃跑時受傷,后爬到群眾家養傷。因傷口潰爛,醫療條件跟不上,1940年1月,衛特金犧牲于陽城縣八甲口(今山西陽城縣鳳城鎮八甲口社區),年僅30歲。

      三

      筆者曾多次與田時風的親屬聯系,也幾次到田時風的家鄉,想找一張田時風夫婦當年的合照,圓我們一個夢,也使這對革命夫妻有一個圓滿的歸宿,但是很遺憾,未能如愿。原因就是他們在革命戰爭時期聚少離多,來去匆匆,沒有在一起留影的時間與機會。

      1952年1月10日,中共沁陽縣委、沁陽縣人民政府將田時風、衛特金烈士的遺骨自山西犧牲地遷葬于西萬村西墳地,并召開萬人祭奠大會。2022年10月13日,田時風、衛特金烈士的遺骨被安葬在西萬村九峰山烈士陵園。隨著紅色伴侶田時風、衛特金烈士的安葬,九峰山烈士陵園成為當地群眾學習烈士事跡、繼承烈士遺志、緬懷烈士精神的重要場所。

      2016年7月,田時風被“時代豐碑”焦作英模人物評選活動組委會表彰為“時代豐碑”焦作英模人物。

      田時風、衛特金與為新中國建立而犧牲的革命英烈永垂不朽!

    文章編輯:陳婷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沒有了
  • 焦作網免責聲明:

    本網所有稿件,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轉載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如有異議請聯系我們即可處理。
    刊發、轉載的稿件,作者可聯系本網申領稿酬。


    紅色伴侶英雄歌
    □吉懷儒
    2023-11-24 11:10:36    來源:焦作日報


      圖① 田時風。(圖片由吉懷儒提供)

      圖② 作者2021年9月11日在西萬村采訪田時風的兒子田鐸(右)。(記者 吉亞南 攝)

      焦作,是革命老區。在焦作的革命史上,為了新中國的建立,有6000多位懷川兒女壯烈犧牲,他們當中有父子英烈趙同孝、趙連魁,有母子英烈李河運、馮精華,有母女英烈翟學棠、趙桂英,有兄弟英烈孫永宇、孫永宙,還有夫妻英烈即中華英烈、沁陽縣抗日民主政府首任縣長田時風和妻子衛特金。你所不知道的是,衛特金的名字還是八路軍總司令部政治處主任、晉東南婦女救國會名譽主任康克清起的。

      10月的九峰山麓,松濤陣陣,紅葉飄飄。位于沁陽市西萬鎮西萬村九峰山的烈士陵園莊嚴肅穆,高大的革命烈士紀念碑矗立在青松翠柏之間,紀念碑上“革命烈士永垂不朽”的鮮紅大字在陽光下熠熠生輝,格外醒目。田時風夫婦、臥底英雄董學義、英勇不屈的區委副書記董希禎等西萬村的75位烈士長眠于此。

      西萬村是個萬余人口的大村,在革命戰爭年代,該村群眾積極參加抗日戰爭與解放戰爭,全村人民踴躍支前,為新中國的建立作出了極大貢獻,田時風、衛特金就是從這里走出來的優秀兒女、紅色伴侶。

      一

      田時風,1913年9月生,乳名舟,又名田時豐,字安之,筆名矢鋒,革命烈士、沁陽縣抗日民主政府首任縣長。

      田時風少年天資聰穎,學習成績優良。1927年,北伐革命波及沁陽,他在學校進步教師的影響下,開始接受新文化教育,并與進步師生一起參加了宣傳舉辦新學堂、破除封建迷信等活動。同年,他和田新亞、李宏賁等人成立“北斗社”,創辦《北斗季刊》,啟迪民智,為北伐革命鼓與呼。

      1928年,田時風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河南省立開封第一中學。在此,他結識了許多進步人士,并閱讀了《中國青年》《向導》等。1931年,在北平中國大學附屬高中就讀時,日軍侵占東北三省,他和愛國師生一道走上街頭,宣傳抗日救國,抵制、焚燒日貨。同年,他輟學返回沁陽,與李宏賁、肖梅溪、田新亞等進步人士共同創辦《朔風》雜志,宣傳救國救民道理,《一個弱女子的呼聲》是他當時的代表作。

      1932年秋,田時風返回北平續讀,加入“青年反帝大同盟”,并在《北斗》雜志社做編寫和校對工作。9月,考入北平中國大學政治經濟系,參與全校師生驅逐鄒大鵬(總務長)活動。1935年12月9日,他同北平各校6000多名師生一起,冒著零下20攝氏度的嚴寒走上街頭,舉行聲勢浩大的抗日救國示威游行。國民黨當局出動大批軍警,使用大刀、皮鞭、水龍頭襲擊游行隊伍。田時風與同學毫不畏懼,手挽手、肩并肩,一直堅持到最后。1936年,仍有學生不時被追捕和殺害,他和同學不顧軍警阻撓,抬著死難同學的棺木舉行抗議游行,并參加南下請愿團活動,后在黨的外圍組織“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工作。

      1937年,“七七事變”后,田時風受北平地下黨指派,回鄉組織抗日武裝。同年參加中國共產黨,12月在沁陽萬善村祖師廟組織成立“沁陽中華民族先鋒隊”。1938年2月,日軍侵占焦作、沁陽等地。在沁陽中心縣委、沁陽縣委轉移山西的情況下,田時風秘密打入國民黨七區(駐西萬村)開展工作,1939年2月任西萬區區長。5月,偽河南保安師師長劉彥峰部進駐西萬、景明一帶,田時風對其參謀楊作森進行統戰工作,使楊作森脫離了劉彥峰。之后,他又抓住劉彥峰與日本憲兵隊貌合神離的機會,借日本人之力,將其趕出西萬地區。

      1939年夏末秋初,為牽制日軍兵力,阻止日軍向山西掃蕩,田時風幾次冒著生命危險,同駐在沁陽境內常平一帶的國民黨40軍黃旅長會談,達成共同抗日的協議。他率領民先隊員組成的地方抗日武裝,配合40軍官兵先后在窯頭、常平等地頑強阻擊日軍,使日寇遲遲不能進山,為太行山區軍民的反掃蕩贏得了時間。9月,田時風在沁陽首屆黨代會上被選為沁陽中心縣委領導成員,兼西萬區委書記。12月,田時風因形勢變化、身份暴露,沁陽中心縣委決定,由田時風、衛景濂(后任武漢軍區空軍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率西萬地下武裝50多人到山西晉城,編為八路軍晉豫邊游擊支隊新5營,肖梅溪任營長,田時風任教導員。

      1940年春,田時風任八路軍太岳軍區二分區敵工科副科長,后兼晉沁敵工站站長。1942年8月,沁陽縣抗日民主政府成立,田時風任縣長。10月,西萬村武裝常世元部被日軍打垮后,其余部受日偽人員要挾軍心動搖,田時風抓住時機,積極做工作,勸其部下董學義率部下200多人投誠,遂改編為沁陽抗日縣大隊(后改稱沁河抗日支隊)。

      1943年,河南沁陽與山西晉城一帶災荒嚴重,群眾生活困難,田時風一面組織領導災區群眾進行生產自救,向大戶借糧,推行減租減息,為群眾排憂解難;一面積極組織抗日武裝,配合八路軍對日軍進行反掃蕩。同年8月,田時風奉命到太岳區黨校學習。12月,日軍向太岳抗日根據地發動“鐵磙式掃蕩”,田時風在奉命回縣組織反掃蕩途中,于山西陽城南山遭敵襲擊,不幸犧牲,時年30歲。

      二

      田時風的妻子衛特金,原名衛小枝,1909年出生。衛特金與田時風成婚后,受丈夫及其家庭革命思想的影響,她早早就參加了中共地下黨的革命活動,并于1937年參加“民先”組織。由于田時風經常在家里組織進行黨的活動,衛小枝負責人員通知和情報傳遞,并站崗放哨、掩護同志,為同志們燒水、做飯等。

      1938年初,衛小枝被中共黨組織派往山西抗日根據地的晉城縣柳樹口區(今屬山西澤州縣)婦救會工作。一次,八路軍總司令部政治處主任、晉東南婦女救國會名譽主任康克清到晉城縣檢查工作,聽取該縣婦救會主任陳君的工作匯報后,得知由于衛小枝的積極工作,使該縣柳樹口區婦救會的工作很快打開局面并取得可喜成績的情況后,康克清很高興,當時提出要面見衛小枝。言談中,當康克清了解到衛小枝沒有正式名字時,說道:“俄國有個女英雄叫蔡特金,你是咱晉東南的女英雄,就叫衛特金吧!睆拇,衛特金就成了衛小枝的正式名字,也在晉東南地區叫響。

      1939年冬,閻錫山為迎合國民黨第一次反共高潮,制造“十二月事變”,大肆逮捕、殺害共產黨人和抗日群眾。當時,晉城婦救會正在東關蘇源頭開會,會場被國民黨軍隊突然包圍。為掩護婦救會的領導與同志順利脫險,衛特金被敵人抓捕關押,深夜逃跑時受傷,后爬到群眾家養傷。因傷口潰爛,醫療條件跟不上,1940年1月,衛特金犧牲于陽城縣八甲口(今山西陽城縣鳳城鎮八甲口社區),年僅30歲。

      三

      筆者曾多次與田時風的親屬聯系,也幾次到田時風的家鄉,想找一張田時風夫婦當年的合照,圓我們一個夢,也使這對革命夫妻有一個圓滿的歸宿,但是很遺憾,未能如愿。原因就是他們在革命戰爭時期聚少離多,來去匆匆,沒有在一起留影的時間與機會。

      1952年1月10日,中共沁陽縣委、沁陽縣人民政府將田時風、衛特金烈士的遺骨自山西犧牲地遷葬于西萬村西墳地,并召開萬人祭奠大會。2022年10月13日,田時風、衛特金烈士的遺骨被安葬在西萬村九峰山烈士陵園。隨著紅色伴侶田時風、衛特金烈士的安葬,九峰山烈士陵園成為當地群眾學習烈士事跡、繼承烈士遺志、緬懷烈士精神的重要場所。

      2016年7月,田時風被“時代豐碑”焦作英模人物評選活動組委會表彰為“時代豐碑”焦作英模人物。

      田時風、衛特金與為新中國建立而犧牲的革命英烈永垂不朽!

    文章編輯:陳婷 
     

    版權聲明 | 焦作日報社簡介 | 焦作網簡介 | 網上訂報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河南省焦作日報社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
    《焦作日報》遺失聲明熱線:(0391)8797096 郵編:454002
    本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391)8797000 舉報郵箱:jzrbcn@163.com
    河南省“網絡敲詐和有償刪帖”專項整治工作熱線:0371-65598032 舉報網站:www.henanjubao.com
    公安部網絡違法犯罪舉報網 河南省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豫ICP備14012713號-1
    焦公網安備4108000005 豫公網安備41080202000004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4112018001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11642120  地址:焦作市人民路1159號 報業·國貿大廈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版權所有:河南省焦作日報社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1120180013 電話:(0391)8797000
    免费A级毛片在线播放不收费_国产寡妇婬乱A毛片视频_一道久在线无码加勒比_日本黄色大片